栏目列表

在线咨询

姓名:
电话:
邮箱:
主题:
留言:
验证: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18号上实大厦34楼c座
电话:13501613957
QQ:408429109\444639188
邮箱:444639188@qq.com
地铁1号、9号11号线
8号出口

网络维权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络维权

新房产税开征条件具备了吗?
观《头脑风暴:房产税究竟怎么征》有感
陈为明


【全文】
  2010年7月4日第一财经《头脑风暴:房产税究竟怎么征》中,某著名税务专家称“有的时候现在不具备条件,刚才讲了很多(不具备条件)理由。那么多发展中国家都征,我们从03年提出物业税开始已经7、8年了,你说不具备?10年也不具备,20年也是这状况。空转2、3年了,怎么就不能征”?“(新)房产税马上就可以征,非常简单”。
  这话很有意思,好像是承认20年都不具备条件,接着以提出物业税已经7、8年为由,以反问的形式间接表明具备条件。又偷换概念质问怎么就不能征(意思是在征不征的问题上为什么与国务院不能保持一致)?结论是马上就可以开征,而且非常简单。
  除了“逐步推进房产税改革”这9个字其他什么也没有的(新)房产税,居然“马上就可以征,非常简单(好几位专家也认为房产税非常简单)”,笔者就此请教:
  1、(新)房产税的实质搞清楚了吗?中中央十六届三中全会《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提出:“实施城镇建设税费改革,条件具备时对不动产开征统一规范的物业税,相应取消相关税费”。该专家称房产税就是物业税,那么请问,为什么不使用党中央《决定》的物业税提法(该专家前些时建言开征的不就是物业税嘛)?(新)房产税的具体内容(征税对象、税基、税率、免征额等)又是什么?准备相应取消哪些相关税费?如果说在“城镇建设税费改革”之前作为过渡先搞“房产税改革”,那还有情可原,当然按照党中央的要求不能增加新的税负;如果说(新)房产税就是物业税,那么为什么与党中央的提法不能保持一致呢?
  2、(新)房产税的征收目的搞清楚了吗?在座专家观点有四:一说是抑制房价、遏制投机。世界上那个国家开征房产税(物业税)是为了抑制房价、遏制投机?为什么每当国家通过税收手段提高购房者、炒房者的税收负担时,房价就会随之进入一个快速增长的时期,而投机总是没有被遏制。不错,每出台一个法律、规定、措施都会对投机者产生影响,决定是买入还是抛出,不能说抛出造成房价下跌就不是投机。至于是买入还是抛出,持遏制投机说的专家又不厌其烦地告诫“16字真言”建议“赶紧买房”,“房价与征税有关系又没有关系,现在震仓,震得方方面面晕晕乎乎”是“最佳时间窗口”,“不说5年,2、3年后房价还要上台阶”。尽管该专家是告诫“改善型”的,而既然有赚钱的最佳机会,又如何能“遏制投机”呢?二说是缩小贫富差距。请专家顺便介绍一下搞了这么多年物业税的美国,贫富差距是趋于缩小还是趋于扩大。三说是完善税制,规范地方政府行为。房产税收入占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比例越高,并不一定意味着税负越重,如果地方政府现在开始不收其他税费,不就100%了吗。至于说政府“没钱”就搞行为不规范,那贪官腐败的原因又是什么? 四说是暴露贪官。“感到痛的人是官员,他有几套房就露出来了”。房产税还是反腐败的利器,那还等什么?现在就可以到有关部门查房产登记嘛!小偷还偷出了不少贪官呢。
  3、(新)房产税的立法途径搞清楚了吗?按照党中央《决定》的物业税提法,对涉及“对非国有财产的征收”,只有立法机关才享有专属立法权。如果(新)房产税的实质就是物业税,实属“借壳重组”,将物业税这一新的税种借用房产税的名称,与现行房产税已毫无关系。那么,与党中央提法不能保持一致的目的难道是意欲绕开立法机关的专属立法权?
  4、开征(新)房产税的相关法律完善了吗?例如,《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规定:“土地使用权期满,土地使用权及其地上建筑物、其他附着物由国家无偿取得”。也就是说,老百姓一次性付了70年土地使用费买房,70年后房子归国家,如果70年中还必须年年缴纳(新)房产税,那就十分不合理了,又如何让广大人民群众理解、赞同并感到高兴、满意呢。又如,“不交税政府可以拍卖房子”的“法律完善”问题。当说起房产税怎么收时,该税务专家称很容易,“物业费可以收不上来而税不能收不上来”,“你老不交,我(政府)可以拍卖房子还税款”(笔者注:专家也不管你是否只有1套房子)。其依据笔者查了好像是《税收征收管法》第四十条的规定:从事生产、经营的纳税人、扣缴义务人未按照规定的期限缴纳或者解缴税款,纳税担保人未按照规定的期限缴纳所担保的税款,由税务机关责令限期缴纳,逾期仍未缴纳的,经县以上税务局(分局)局长批准,税务机关可以采取强制措施,依法拍卖或者变卖其价值相当于应纳税款的商品、货物或者其他财产,以拍卖或者变卖所得抵缴税款。第四十条同时规定:“个人及其所扶养家属维持生活必需的住房和用品,不在强制执行措施的范围之内”。请注意,目前法律还未明确住宅的业主属“从事生产、经营的纳税人”,同时即使主体符合而法律明文规定“个人及其所扶养家属维持生活必需的住房和用品”不得拍卖抵税。专家如果仅是一时口误倒也没什么,如果非要拍卖的权力,那上述有关拍卖的法律不修改则尚不能拍卖住宅。
  5、开征(新)房产税的技术条件具备了吗?就是政府部门之间信息的对接与共享也尚未建立。例如,经过多年的“试点”、“空转”,房地产部门、金融部门和税务部门的信息共享机制居然仍然没有建立起来,根本无法进行信息共享。甚至有的城市,房地产信息在市区与郊区都未对接,更不要说城市之间的对接、政府部门之间的对接了。须知,在信息化、网络化的今天,这其实并非难事。又如,完备的房屋产权信息体系仍然没有建立起来,我国房屋产权登记制度存在着一些明显缺陷,土地登记在土地管理部门,房产登记在房地产管理机关。此外我国房地产评估起步不久,不仅人员素质参差不齐,测量体系等也不尽完善,还有相关法律约束十分缺乏,因此房地产评估的公正性与合理性难以保证。
  6、目前有关房产的税费适合新增税负吗?目前,房地产流通环节的税费数不胜数,连业内人士恐怕都难以厘清,其税负轻重专家现场公认,笔者不再赘言;房产保有环节的税费,现有房产税和土地增值税。对现行房产税所有专家认为税负过轻。税基应从原值的70%改为评估价,对商业房税率应从1.2%增加到3%等,税负一下子增加数倍乃至数十倍(由于税基变了,即使降低税率而税负也是增加的,更何况绝大多数人原本无需缴税),好像税负越高越“革命”。实际上有的房产税税负已经过重(因为不能仅看房产税税率),如房产出租税率是租金的12%,此外还须缴纳企业所得税或个人所得税及营业税、城建税、教育费附加、河道堤防费、地方教育发展费、印花税等等。其他税费的税率合计远超过房产税税率数倍,故中央财政、税务机关2次发文给予“优惠政策”。
  7、目前政府收入和公共福利等情况适合新增税负吗?据报道,“近10年来,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增长1.6倍,国家财政收入则增长6倍左右”。不少专家包括本《头脑风暴》中的税务专家都认为,中国的宏观税负水平已经至少超过了30%。不仅远远高出此前国税总局公布的20%左右的名义水平,更远远超过世界上大部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整体税负偏重。而且由于财政收入每年都在以超过经济增长的速度增收,宏观税负水平在以每年1~2个百分点上升(《中国财政收入大幅增长引发税负高低争论》2007-12-20 03:48:31 来源: 东方网)。也就是说每年经济增长总额的三分之一要被政府拿走,剩余的就在资本和劳动两大要素上分配,而且资本的利润率又明显的高于劳动的报酬率,这使得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大大减少。同时由于“房改”、“教改”、“医改”等,政府这方面的支出减少,而我国的公共福利十分有限。另据报道,“政府花钱财大气粗,在金融危机肆虐之后全球经济最为困难的2009年岁末,中国财政部部长谢旭人有一个担心,那就是年底突击花钱”。该税务专家就曾向记者表示,“政府需要突击花钱,关键还是国民收入分配格局中,政府拿得太多”(和讯网 2010-03-07 20:59:00,笔者注,政府“拿得太多”还是“没钱”全凭一张嘴)。居民在可支配收入占比逐年减少的情况下,承受并支持了“房改”、“教改”、“医改”等等,刚刚有了房子当了房奴,又有当税奴之忧。《头脑风暴》中另一专家在阐述开征房产税理由时称,“广大老百姓财富上来后,国家的税基就把财产作为一个主战场”(“战场”一词最好慎用,别搞得从老百姓手里征税就像捡战利品似的与民争利)。而从专家口中的房产税及广为流传的上海方案等等,纯粹是新征一个税种,增加新的税负。
  8、(新)房产税的用途及监控手段有保障吗?在政府“财大气粗拿得太多”的情况下,公费吃喝、公费旅游,车轮腐败等屡禁不止。政府投资情况又如何?政绩工程、形象工程效率极低,在对政府支出冲动缺乏强力控制的制度下,给予地方政府更多钱,也并不能阻止其利用权力创收的冲动,不能起到规范地方政府上述行为的作用。增加新的税负“用之于民”的具体用途有哪些?对政府的这些支出有何控制措施,特别是公开、监督等法律手段?
  9、(新)房产税改革的“逐步推进” 搞清楚了吗?在专家的口中,“逐步”不是立法、执法准备工作上的“逐步”,待条件具备、方案及时机成熟时再依法向立法机关提出议案或建议,而是各地征收时间上的“逐步”, “先从一线城市,比较嚣张的地区先要打压”, “拿产权证的都要上交税收的话,至少要1、2个年代以后的事情,沿海城市要不了多久”。也就是说,税负公平、公正原则,社会主义法律在全国范围统一、正确实施的原则,将至少在1、2个年代内可能遭受破坏。
  10、试点有特权吗?试点城市(如上海)新房产税如果出台,而《房产税暂行条例》尚未修改的话,因其不具有立法权限,与现行行政法规相抵触,从而不可能成为税收征管法律所规定的征税依据,也有违《宪法》“依照法律纳税”(即税收法定)的原则。改革应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内进行,试点也没有违法、违宪的特权。
  11、(新)房产税的立法程序启动了吗?无论立法还是修改都必须严格遵守立法程序(立项、起草、审查、决定、公布以及起草过程中广泛听取有关机关、组织和公民的意见等),目前连“立项”与否都是未知数,居然“马上就可以征”,真的是“非常简单”。
  12、(新)房产税的开征条件把握上是否应当借鉴遗产税?“(新)房产税马上就可以征,非常简单”。笔者由此回忆起该税务专家近年还同时力挺开征的遗产税(含赠与税)问题。上世纪80年代末以来,不少专家力挺开征的遗产税,理由不少,完善税制、增加财政收入(看来当时政府缺钱,倒也实话实说)、缩小贫富差距、符合国际上的对等原则维护国家主权等作用不再细说。还说是各国(包括发展中国家)普遍征收的一个税种,中国在20世纪40年代曾经开征过遗产税这也不假。并说目前具备开征条件,公民有遗产且财产越来越多是物质条件,并有《继承法》等法律条件,还有一系列配套措施如房产登记等技术条件等等。应尽快开征,宜早不宜迟。于是:
  1990年春国家税务局提出的《关于今后十年间工商税制改革总体设想》正式提出了开征遗产税和赠与税的设想。
  1990年12月30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三届中央委员会第七次全体会议通过的《中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年规划和“八五”计划的建议》提出要通过遗产税和赠与税等税收对于过高的收入进行必要的调节。
  1991年4月9日七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批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年规划和第八个五年计划纲要》采纳了中中央提出的上述建议。
  1993年11、12月间,国务院通过的国家税务总局起草的《工商税制改革方案》列有开征遗产税的内容。
  1993年11月14日,中国共产党第十四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通过的《中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提出:“适时开征遗产税和赠与税”。
  1996年3月17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批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逐步开征遗产税和赠与税、利息所得税和社会保障税” 。
  1997年9月12日,中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所作的报告中提出:“调节过高收入,完善个人所得税,开征遗产税等新税种” 。
  2000年10月11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五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通过的《中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的建议》提出要通过开征遗产税等措施强化国家税收对于收入分配的调节功能。
  有这么多权威的中央文件(笔者还省略了不少),但20年来遗产税仍未开征,究其原因恐怕还是开征条件问题。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在(新)房产税开征条件的把握上,可马虎不得。
  笔者认为,(新)房产税开征的相关法律、技术等配套条件的要求,相比遗产税有过之而无不及。千万不要仅仅因为将物业税这一新的税种借用了房产税的名称,就认为万事大吉,“非常简单”了。
  《头脑风暴--房产税究竟怎么征》观后感:有些专家的不少观点,咋一听很有道理,但细一想,又好像没弄明白,再研究,又感到几分幽默,觉得某些情况下反过来理解倒也不无道理。例如,(新)房产税开征可以“抑制房价、遏制投机、缩小贫富差距、规范地方政府行为”=不起作用或起反作用;政府“没钱”=财大气粗拿得太多;“不交税政府可以拍卖住宅”=不能拍卖;“非常简单” =相当复杂;“马上就可以征”也可能=几年或十几年都不征等等。而对立法途径、相关法律完善、是否不再收土地出让金等重要问题都予以回避,对征税条件是否具备这一根本问题却没有一个能作正面回答并以令人信服的理由作为支撑,但却都赞成先搞试点(直接向老百姓征税搞试点可是开天辟地头一回,足以表明慎重嘛),如此幽默,老百姓难免会有被“忽悠”之感,真怕专家误导了领导。
【作者简介】
陈为明,男,1955年10月生,上海市人,华东政法学院法学专业本科毕业。现任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专职委员。中国犯罪学研究会预防犯罪专业委员会理事。
首 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