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列表

在线咨询

姓名:
电话:
邮箱:
主题:
留言:
验证: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18号上实大厦34楼c座
电话:13501613957
QQ:408429109\444639188
邮箱:444639188@qq.com
地铁1号、9号11号线
8号出口

网络前沿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络门径 > 网络前沿

众安不再是业界“独苗” 互联网保险迎来搅局者

上海互联网律师www.hlwls.com,编辑:网站律师,来源:腾讯科技作者: 王潘

腾讯科技 王潘 10月2日报道

微信朋友圈杯摄影大赛已经如期而至,钟诚却无暇“参赛”,不得不为新公司正式开业一事到处奔波。“安心保险筹备工作进展顺利,预备今年年底验收。”钟诚告诉腾讯科技。

钟诚是安心财产保险有限责任公司(筹)(下称“安心保险”)总裁,该公司今年6月刚刚拿到由保监会下发的互联网保险牌照。与之一起拿到牌照的还有易安财险和由陈东升的泰康人寿发起成立的泰康在线财险。


在此之前,仅有众安保险拿到了唯一一张互联网保险牌照。这家由“三马”(马化腾(微博)、马云(微博)和马明哲)联合发起的互联网保险公司,在今年上半年完成57.6亿元巨额融资,短短两年内估值已经高达500亿人民币。

众安保险自营业以来,在互联网保险的多个领域都有所尝试,目前上线产品有200多款。腾讯科技从众安保险内部获取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底,众安保险目前总客户数达3.1亿,总保单数23.9亿。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在无竞争对手的状态下长达两年的独自成长。

搅局者

随着新的挑战者到来,众安保险已经不再是中国互联网保险领域的“独苗”,其一家独大的局面,也将逐步被消解。以往溢价很高的互联网保险牌照,也会被贬值。

三家拿到牌照的互联网保险公司获批的经营范围主要包括货运险、信用保证保险、意外险、健康险、家财险、企财险等,与众安保险获批成立之初允许经营的范围基本一致。

众安保险CEO陈劲曾对腾讯科技表示,众安保险定位于服务互联网生态,做更好的保险服务。有更多人一起做这件事,走这条从0到1的探索道路,这种改变就会更大,众安的初衷才能更早地实现。

需要指出的是,今年获得牌照的三家互联网保险公司,并不会全盘模仿众安的模式,而是会寻求差异化发展。泰康在线财险会依托泰康人寿以往在传统保险的经验和资源,线上线下结合。

“安心保险除了互联网保险新蓝海之外,还会将传统的保险业务互联网化,这一点是安心保险和众安保险最大的不同。”钟诚对腾讯科技表示,安心保险想要解决保险消费者的痛点,使得购买方便理赔简单。

目前拿到互联网保险牌照的公司线下都不设经营性分支机构,安心保险有望打破这一传统。“在有安心保险客户的区域,我们会根据区域的不同情况设立服务中心,科学配置服务团队,保证在线下能够及时处理在线上、线下服务中碰到的问题。”钟诚说。

比起上述三家新的挑战者,蚂蚁金服的野心则显得更大。这家背靠阿里巴巴、以支付宝起家的公司,在疯狂攻城略地之后,已经是一家涵盖支付、基金、理财、保险、银行、征信、股权众筹、P2P和金融IT系统等业务的超级互联网金融巨头。

阿里巴巴及蚂蚁金服一方面是众安保险成立发起方之一,众安保险今年上半年融资57.6亿人民币之后,蚂蚁金服持股比例由19.9%降为16%,依然是众安保险最大股东。

众安保险目前绝大部分客户也都来自淘宝的退货运费险,这也成了该公司2014年保费收入排名第一的产品,期内实现保费收入6.13亿元。此外,众安保险还与淘宝平台合作推出了参聚险(属保证保险范畴)。2014年众安保险前五大产品总保费为7.87亿元,其中退运费险与参聚险占到八成以上。可见,阿里巴巴对众安保险的贡献不容小视。

今年9月,蚂蚁金服再起炉灶,拟以12亿元人民币控股一家传统财险公司国泰财险进军互联网金融服务。一边是控股公司,另一边是参股公司,难免引发外界对众安地位的担忧,对此蚂蚁金服表示,会与其他股东一起一如既往地支持众安的发展。

从蚂蚁金服引入股东的背景,也能窥见其进军互联网保险的野心。蚂蚁金服公布的首轮投资方中,就包括人保、人寿、太保、新华等国内多家大型保险机构。

此外,一些没有获得牌照的互联网保险服务平台也得到了资本市场的初步认可。今年7月,国内保险特卖平台大特保已完成A轮1.8亿人民币融资,投资方包括策源创投、平安创投及复星昆仲资本。这意味着,复星集团也通过旗下平台投资的方式涉足互联网保险。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曾明确表示,金融是复星集团未来投资的重点之一。

大特保CEO周磊告诉腾讯科技,大特保并不是只提供一种销售渠道,而是要自己设计保险产品,立志于做保险行业的“小米”。“我们要用高性价比的产品打造爆款,让用户不再有选择困难症。”周磊说。

据保监会发布数据称,2014年全国原保费(原生保费,即客户和保险公司直接签订的保单,相对再保险而言的概念)超过2万亿,其中,互联网保险2014年规模为859亿元,仅占比4%。但增速十分惊人,年比年增长195%。

实际上,保险是个万亿规模的大市场,而互联网保险的渗透率如此之低,因此还远没有到白热化竞争的程度。

策源创投投资总监王璞认为,未来的互联网保险格局,会出现多个众安,而不太可能一家独大。不同于传统保险的大而全,互联网基于场景的保险是碎片化的,场景本身就是多元多变的,所以场景保险的项目会有很多,但一家通吃的难度太大。

优势与局限

互联网保险企业在与传统保险合作的过程中,会由于背景、思维差异和自身利益等原因,很难会十分顺畅。在很多传统保险企业眼中,与互联网保险合作,无异于用自己的力量养大敌人,终归会养虎为患。

在互联网保险兴起之后,很多传统保险企业的产品的确不再具有竞争力,甚至面临淘汰。

众安保险在今年8月携手微信、航联以及飞常准,四方联手推出“即买即用”的航延险。用户在计划起飞前4小时到延误发生后2小时内,乘客通过微信摇一摇就能购买航延险,最高赔付1000元。

实际上,传统保险公司早在几年前就推出了类似的航延险,但始终没有突破的一个瓶颈是,航延险至少需要提前一天购买激活,因为购买期限的前置,会导致大量用户选择放弃。

航班延误就好比一个“bug”,互联网保险就好像一个年轻有为的程序员,快速找到问题然后修复网页,而传统保险公司则更像一个年迈的程序员,步伐缓慢,忘记了该怎样敲击代码进行修复。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互联网保险就能在短时间内秒杀传统保险企业,其销售渠道已注定其存在诸多软肋。

最大的屏障在于非标准化产品由于比较复杂,很难通过互联网保险销售。譬如,一些比较复杂的对商业机构的险种,产品责任险、水险(货运险、船舶险)、财产险等。

早在2013年底,中国平安董事长马明哲就曾表示,很多保险业务通过互联网保险经营都不现实。保险产品中,最难“触网”的首先是人寿保险,其次是养老保险,第三是健康保险,第四是财产保险。比如在人寿保险方面,“短期的意外健康险相对容易,长期的人寿保险,涉及到人的财务规划、家庭规划,一个保单往往是线下面谈好多次才能成功。”

乱象与出路

对互联网保险平台而言,目前的电子身份认证系统还不完善,这就给了不少人可乘之机。以往在O2O行业存在的刷单,在互联网保险领域同样存在。一些人为了拿到互联网保险平台给出的补贴,不惜购买多个手机SIM卡进行注册,继而参与活动拿到补贴,再在合适的时机选择获利退出。

“很多互联网保险平台早期为了快速获客,会进行一系列的促销活动,可能最后都被一些刷单的人拿走了,而平台获取的这些刷单客户,并不是真正喜欢你的产品,而是带有一定的目的性而来的。”大特保CEO周磊说,其根本原因在于身份认证系统的不完善,伪造身份成本太低。

这种通过参与优惠活动以“薅羊毛”的方式获取利益的群体,被人们称之为“羊毛党”。“羊毛党”已经不是一种现象,而是被更多人当成一种职业。资本涌向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随着近年来互联网金融企业开始大规模烧钱砸广告,“羊毛党”们也捕捉到这一动向,为了顺利拿到补贴,不惜耗费大量时间恶补专业金融知识。

如何打造容易理解的产品、快速赢得客户的信任,同样是互联网保险企业当下需要面对的问题。

保险产品往往因为涉及到五花八门的条款,导致产品本身让人难以理解,传统保险公司的推销员往往需要在线下花费不少的时间去讲清楚。然而到了线上,因为注意力更容易被分散,人们不再有耐心去阅览复杂繁琐的条款。

互联网保险需要设计出简单化、小白化的保险产品,才能打消客户对产品的疑虑,继而有机会去比较,理解什么才是真正的好产品,购买决定才有此产生。

由于此前监管的缺位,导致互联网保险在开发产品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讲噱头、赚眼球的险种,没有可保利益,纯粹为了获得客户和流量,甚至开发了一些低俗的产品,或者负能量的产品。

此外,还存在一些“披着保险外衣”的网销理财产品,这种理财产品一般会以高收益的噱头吸引人购买,但往往言过其实,保障十分有限。

好在《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下称“暂行办法”)终于在10月1日开始正式实施,很多不规范的产品已经陆续被下架。

“《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最大的作用是,规定了互联网保险业务的边界,让互联网保险业务有了一个相对明确的方向。”钟诚说,希望未来监管部门给予互联网保险更多的创新机会。比如完全可以通过互联网技术把线下的服务商整合起来,这也是互联网保险的应有之义,并不是说互联网保险只能局限在网上。

互联网律师

首 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